小熊亨尼

爱着一个没人爱的孩子

青岛,是一个最适合用脚步来记录的城市
走过满是果实与枝桠的法桐,穿过依旧绿意盎然的龙柏。摘下雪松上星星点点的松果,在风中临摹着海浪亲吻陆地的悠长。
爱上青岛,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身为山东省数一数二的城市,不少人对青岛的印象就是现代化。几年前拜读过叶克飞先生的《风雅褐木庐》,知道了在青岛还有这样一条福山路,影后胡蝶曾在福山路1号的洪深居所里研究剧本,福山支路的康有为故居里高朋满座,最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当时的世界文化地标-宋春舫先生的“私人图书馆”-褐木庐。这座简言之贮藏了无数名家典籍、孤本名册的小公寓,将那时候青岛城的温度保存了起来。在北京城梁思成故居被拆迁的情况之下,这座沉寂了很长时间的房子,这条藏着不同时代气息的道路,等待着新一代青岛人拂去灰尘——很多很多年以后,褐木庐墙身上的爬山虎竟已有手臂般粗,院内的松树也已苍老,而这个城市,只能寻得零星遗迹。

       青岛的色彩,很多人都会想像成澎湃的海洋蓝,不能说不对,只能说不确切。青岛这座城市,被蓝色铺盖,海洋赋予了青岛活力,给了他发展的契机。可以说,海洋是青岛的生命,蓝色是青岛的肤色。但在搏动的血管中,青岛却流淌着红色的血液。在青岛广场上那舞动的“五四的风”,又有谁敢说它不是早就变成了“青岛的风”?每个城市都有“冰火两重天”的特色,而这样的特色在青岛表现的更为明显,这是不是北方海滨城市的类似点?我去过大连,至少他就给了我扑面而来的熟悉感。
       《小青岛》里有这样的诗句:"茫茫海湾有红灯,时明时灭自从容,翠岛白塔沐夜色,琴屿飘灯传美名";康有为客居青岛时写下了“红瓦,绿树,碧海蓝天”的朴素的赞美话语;如今在外求学的我听不见胡哨的海风声,看不见翻滚的海浪,停泊的船只少了会注目的一个眼神,我也只能在百无聊赖中,翻翻手机里的照片,看看曾经的笑脸。

长沙的雨夜,一个人,碧海蓝天话青岛

评论

热度(1)